1分彩预测号欢迎您的到來!

論文學視角論文 關于論文學視角論文范文參考資料

本論文為免費優秀的關于論文學視角論文范文資料,可用于相關論文寫作參考。

論文學視角下詩書關系

[摘 要]先秦典籍常見的《詩》《書》并稱現象說明,在《詩經》和《尚書》之間存在著緊密的內在聯系:從歷史淵源看,二者具有相同或近似的歷史起源;從現實功用看,二者在西周時代的禮樂活動中共同發揮著近似的作用.從文學視角探究《詩》《書》關系,可以揭示先秦詩歌和散文之間相互影響、相互作用乃至相互轉化的關系,這對認識先秦時代《詩經》與《尚書》的生成與功用,對認識《尚書》的詩化特征均具有重要意義.

[關鍵詞]《尚書》;《詩經》;文學視角;《詩》《書》關系

[中圖分類號]I1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0-3541(2014)05-0008-08

[收稿日期]2014-07-08

[基金項目]國家社科基金后期資助項目“《尚書》文學論”(13FZW055);山西省姚奠中國學教育基金項目(2012GX06);山西師范大學2012年度社科基金一般項目階段性成果.

先秦文獻多《詩》《書》并稱的現象.擇其要者,如《論語·述而》:“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墨子·公孟》:“孔子博于《詩》《書》,察于禮樂,詳于萬物.”《左傳·僖公二十七年》:“說禮樂而敦《詩》《書》,《詩》《書》,義之府也等”《禮記·王制》:“樂正崇四術,立四教,順先王《詩》、《書》、禮、樂以造士.春秋教以禮、樂,冬夏教以《詩》、《書》.”《荀子·勸學》:“上不能好其人,下不能隆禮,安特將學雜識志,順《詩》《書》而已.”《韓非子·難言》:“時稱《詩》《書》,道法往古,則見以為誦.”由此可见,在春秋戰國士人的觀念中,《詩》與《書》具有同等的地位、相同或相近的意義和作用,二者之間存在著密切聯系.作为兩部前代流傳下來的最重要的經典,《詩》《書》受到了諸子學派,尤其是儒家學派的高度重視和推崇,成为儒家學派的思想理論源泉,二者在思想意識方面的聯系是顯而易見的.從先秦典籍中可以發現,《詩》《書》并稱的現象從西周時代就已經存在,這說明在兩者之間還存在著深層的發生學的內在聯系,這種內在聯系是由二者的歷史形態和早期功用所決定的.那么,在《詩》《書》之間究竟存在怎樣的歷史淵源呢?它們之間的這種聯系又對《尚書》的文學性产生了怎樣的影響呢?

一、《詩》《書》關系的歷史淵源

《尚書·堯典》載,有舜帝任命夔為樂官時的一段命辭:

夔,命汝典樂.教胄子:直而溫,寬而栗,剛而無虐,簡而無傲.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八音克偕,無相奪倫,神人以和.

這段話的來歷雖然不一定要上溯到传说中的堯舜時代,但其中“詩言志,歌永言”等說法,顯然有著久遠的歷史,可以認做我國古代最早的文學思想與文學觀念.《毛詩正義·詩譜序》引鄭玄說:“詩所以言人之志意也.永,長也,歌又所以長言詩之意.”“歌永言”道出了上古時代詩與樂之間存在的密不可分的聯系,而“詩言志”在先秦時代成为廣泛流傳的成語,許多典籍都有近似的說法.如《左傳·襄公二十七年》載趙文子之言:“詩以言志”,《莊子·天下》有“詩以道志”,《荀子·儒效》有“詩言是其志也”,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孔子詩論》也有“詩亡隱志”的說法.后世文論家對“詩言志”說有著多種多樣的解釋和闡發,此处不擬詳論,要而言之,“詩言志”堪稱我國古代文論的發端,對后世产生了重要而积极的影響.但是,我們也應認識到,“詩言志”的理論引申義不等同于它的原始義.從語源來看,“詩言志”的“志”經歷了較長的發展演變過程.聞一多先生認為,“志”的意義有三個發展變化的階段:首先是“記憶”,其次是“記錄”,最后是“懷抱”.文學理論與文學批評中論及的“詩言志”只不過是“志”發展變化的最后一個階段,“志”實際上指作者的主觀“懷抱”而言.聞一多先生認為:“志”從止從心,“本義是停止在心上.停在心上亦可說是藏在心里,故《荀子·解蔽篇》曰:‘志也者,臧(藏)也’,注曰:‘在心為志’,正謂藏在心.《詩序疏》曰:‘蘊藏在心謂之為志’,最為確詁.藏在心即記憶,故‘志’又訓‘記’.《禮記·哀公問篇》‘子志之心也’,猶言記在心上;《國語·楚語上》‘聞一二之言,必誦志而納之,以訓導我’,謂背誦之記憶之以納于我也.《楚語》以‘誦志’二字連言尤可注意,因為‘詩’字訓‘志’最初正指記誦而言.詩之产生本在有文字以前,当时專憑記憶以口耳相傳.詩之有韻及整齊的句法,不都是為著便于記誦嗎?所以詩有時又稱‘誦’”.他舉《詩經》作品《節南山》“家父作誦”,《崧高》及《烝民》“吉甫作誦”為例,證明“詩有時又稱誦”.[1](p.185)詩最初指記誦,這一點在先秦文獻中保留了足夠的證據.《周禮·春官》“保章氏掌天星”,鄭注:“志,古文識;識,記也.”《國語·晉語九》:“《志》有之曰:‘高山峻原,不生草木’,韋注:“《志》,記也.”“志”“記”二字在先秦古籍中通用.可以推斷,“詩言志”的本義應該就是“詩言記憶”,詩就是以歌唱的方式傳遞對遙遠過去事物的追憶.在這個意義上,遠古時代的“詩”也就等同于口誦歷史,承載著先民的遙遠記憶和精神寄托.但這只是文字尚未产生之前的情況,到了文字产生之后,文字便代替了口耳相傳的歌唱,成为記誦的主要載體.《管子·山權數》:“詩者,所以記物也”、“詩記人無失辭”;賈誼《新書·道德說》:“詩者,志德之理而明其旨,令人緣之以自成也.故曰:詩者,此之志也.”至此,“詩言志”的“志”由“記憶”演變為“記載”,“詩言記憶”也相應地轉化為“詩言記載”“詩言記錄”了.

既然在文字产生之后,“詩言志”的“志”不再是口述形式的“記憶”,而是文字形式的“記載”,那么,這種“志”便應和“書”一樣,是当时一切文字記錄的統稱.《說文解字·敘目》:“著于竹帛謂之書”.在進入文字時代以后,文字逐步代替了瞽矇的口頭傳誦,“書”成为傳承歷史,記載記錄的主要載體.廣義的“書”指一般的簡冊文字,而特指的“書”指史官記錄的君王在重大場合的言行,是后來《尚書》的早期形態.考察先秦典籍可以發現,“志”與“書”往往同義互訓.《左傳·文公二年》:“《周志》有之,‘勇則害上,不登于明堂.’”杜注:“《周志》,《周書》也.”此語出自《逸周書·大匡》,可知《周書》在先秦又稱《周志》.《左傳·襄公二十五年》:“《志》有之,‘言以足志,文以足言.’”杜注:“《志》,古《書》也.”可见,“志”與“書”一樣,在当时是一切古書的泛稱.《國語·晉語四》:“夫先王之法志,德義之府也.”韋注:“志,記也.”《左傳·僖公二十七年》有“《詩》《書》,義之府也”之言,可知所謂“法志”即《詩》《書》.《國語·楚語上》:“教之故志,使知廢興者而戒懼焉.”韋注:“故志,謂所記前世成敗之書.”《周禮·春官》:“小史掌邦國之志”,鄭眾注:“志謂記也,《春秋傳》所謂《周志》,《國語》所謂《鄭書》之屬是也.史官主《書》.”由以上五例可见,“志”與“書”所指相同.與“書”一樣,廣義的“志”也就是“記”,即“著于竹帛”者,指一般記錄在簡冊上的文字;專指的“志”即《書》,指《尚書》一類古代史籍.而從語源上看,“詩”與“志”也往往同義通用.《廣雅·釋言》:“詩,意志也.”王念孫《疏證》釋云:“詩、志聲相近,故諸書皆訓詩為志,無訓為意者.《詩序》云:‘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賈子《道德說》篇云:‘詩者,此之志者也.’《詩譜正義》引《春秋說題辭》云:‘在事為詩,未發為謀,恬淡為心,思慮為志,詩之為言志也.’《書大傳》注云:‘詩,言之志也.’《說文》及《楚辭·九章》注并云:‘詩,志也.’”[2](p.140)《左傳·昭公十六年》載鄭六卿餞晉韓宣子于郊,六卿賦詩皆為《鄭風》作品,宣子喜曰:“鄭其庶乎!二三君子以君命貺起,賦不出《鄭志》,皆昵燕好也.”可知《鄭志》即“鄭詩”.

論文學視角論文范文結:

適合不知如何寫論文學視角方面的相關專業大學碩士和本科畢業論文以及關于視角論文開題報告范文和相關職稱論文寫作參考文獻資料下載。

1、論文學

2、護理學畢業論文

3、消費者行為學論文

4、秘書學畢業論文

5、護理學論文題目

6、生物信息學論文

1分彩预测号